金沙城中心

book_top.jpg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魅力成都 > 人物掌故
“情至深处泪自流”
浏览:    来源:金沙城中心编纂委员会办公室   发布日期:2019-04-12 09:52

书生意气正韶年,滇海南游出下关。

剪烛论曲春城忆,踏青相扶筇竹山。

稚口争说《夫妻桥》,谦词品评《望娘滩》。

旧曲新唱君何在,梨园灯火又阑干!


此曲是1978年成都市川剧院重排《夫妻桥》时,怀念著名川剧戏剧家李明璋而作,距其逝世时隔已15年。



《夫妻桥》剧照


李明璋是一位才气横溢的戏剧作家,给川剧舞台留下了一个个久演不衰并享誉国际剧坛的好戏,如《谭记儿》《和亲记》《丁佑君》以及与人合作编写的《夫妻桥》《望娘滩》《焚香记》等,他的英年早逝,令人痛心,令人惋惜。


1928年,李明璋出生在重庆江北的一个船工之家,幼年时,父亲去世,得舅父资助读了几年书。高中没有毕业,即去一位亲戚家开的茶叶铺当店员。出于对文学的热爱,平时除了守店铺卖茶叶、替店主写账之外,关了铺门,即在店里捧读唐诗、宋词、元曲、汉赋以及中外古典小说、戏剧名著等,或从江北嘴码头买渡进城去看话剧或川戏。这一段经历给他打下良好的戏剧文学基础。1951年,编写出第一个剧本《渔民抗金记》,寄给重庆戏剧改革委员会主办的《观众报》,受到主编席明真赏识,介绍其到重庆大众游艺园内的群众川剧团当编剧。次年,写出剧本《护士与伤员》发表并上演,其后相继参与《铡美案》《鳌珠配》《菱角配》等十几个剧目的整理改编,并创作出《罗盛教》《丁佑君》等现代戏,开始在川剧界崭露头角。1955年,调西南川剧院任编剧,后该院改为四川省川剧院。1956年,他随省川剧院迁至成都。1958年,省川剧院成立四川省戏曲研究所,他调研究所,仍从事编剧工作。



李明璋


在戏剧创作中,他坚持“推陈出新”、“古为今用”的原则,努力反映现实生活,其剧本在思想上,立意较高,主题鲜明突出,有着强烈的时代精神;剧本唱词典雅,通俗易懂。他创作整理的一些新编历史剧、传统戏,如《困邢州》《夏完淳》《林冲》《芙奴传》等都受到人们的好评。明璋勤奋过人,苦学苦钻至痴,废寝忘食至酷,工作毅力十分惊人,一旦创作剧本,他常常进入忘我的状态,香烟不离手,浓茶不离口,通宵达旦、昼夜不息的辛勤笔耕。成为继黄吉安先生之后的川剧作家第一人,其学品、人品、文品,当为后世之师。


或许由于长期缺乏生活料理的缘故吧,乃至积劳成疾,1963年,明璋因患肝癌逝世。


在其短暂的一生中,李明璋为川剧界乃至戏曲界留下了一份珍贵的文学遗产,其中《谭记儿》《夫妻桥》《和亲记》等已成为川剧舞台上常演不衰的优秀保留剧目。尤其是他为川剧舞台塑造的一系列熠熠生辉的女性人物形象,独特丰满,出类拔萃。



李明璋《和亲记》手稿


遥忆与明璋相识相知,是在1962年的春天。那一年,他与作家黄化石等一行,由成都来到云南昆明,继而到以苍山、洱海著称的大理、下关一带采风。那时,我在云南省川剧团从事编剧工作。他采风回到昆明后,为便于照顾,剧团领导安排他住到我在二楼居室的对门。一到夜晚,我们常在一起海阔天空、谈史论戏,从他那里学到不少治学之道和戏剧文学知识。后来,剧团邀请他与我们一道将小说《红岩》改变成川剧在云南上演。于是,我与老师尤文奇便与他分场动笔,开始《红岩》剧本的编写。


记忆最深的是,一次一夜冥思苦想之后,我疲惫地走进明璋的房间,见他木然地坐在桌前,一动不动,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我的到来,只听他似讲似唱地口中念念有词:


看今朝,

捷报频传黄河岸,

红旗如海过中原。

你正率领游击健儿穿峡越谷、

屡建奇功、牵制敌军难赴反攻最前线,

你曾与我相约战斗到明天。

当此际,

胜利号角传耳畔,

曙色穿云到眼前,

你、你、你,

你怎能,黎明在望先殉难?

老彭啊!

你莫非化作松涛响群山?

……


我近前细看,只见明璋清癯的脸颊上两行泪珠正晶莹发亮,桌上的稿纸恰写着刚才他念出的《红岩》中江姐的唱词,原来他沉浸在江雪琴痛失战友、丈夫彭松涛的悲恸情绪之中。


book_foot.jpg